兔淘淘 > 悬疑小说 > 三官六院(狗语者):守护俏师娘
上一章 真想给你咬掉了(中) 主目录

121 真想给你咬掉了(下)

作者:推窗望岳 更新时间:2015-11-08 07:27:47

李福根打开门,袁紫凤就站在了门外,一袭酒红色的旗袍,乌黑的秀发的披在脑后,眉眼

之间,神采飞扬,就仿佛只火凤凰,亭亭的落在了李福根面前,是那般的美丽动人,李福根

下就看傻了。

“怎么了’不认识了吗'”

看到李福根发傻,袁紫凤咯咯娇笑,台体的旗袍下,丰耸的**随着笑声不停的颤动,配

着她绝美的笑脸,就仿佛千万朵花,突然在李福根眼前绽放。

“凤姐,你太美了。”

李福根时间,竟然不敢伸手去搂袁紫凤的腰。

袁紫凤本来就美,而且气质高雅清幽,这次的汇演,重上舞台,她整个人仿佛都给点燃

了,所有潜藏的美,全都焕发了出来,与离开时比,她仿佛又攀上了个新的台阶,就如冬去

春来,万紫千红竞放。

这是天赋的美丽,心底的幸福,事业的成功,加上长年戏曲文化的熏陶,揉合成团,而凝成的这样个绝代尤物,震住了李福根,也不奇怪。

“傻瓜。”

袁紫凤双手勾着李福根脖子,在他唇上轻轻吻,眼眸中痴情无限:“我所有的美,都是

因你而来,我所有的美,也只是为你而绽放,我是你的,永远都是。”

“凤姐。”李福根心中激情潮涌,伸手搂着了她的腰。

“叫我小凤儿。”

“小凤儿。”

“嗯。”袁紫凤眼眸带潮:“抱你的小凤儿到床上去,她是你的,只是你的。”

这深情的话,却如最激情的号角,李福根再不迷茫,更不犹豫,打横把袁紫凤抱起来,抱

上二楼两人的卧室,那张袁紫凤亲自选定的巨大的床。

两人深情的长吻,激情的**,分别二十天,却仿佛有了二十年那么久,两人的爱,都是那么疯狂。

“棍子,棍子。”

袁紫凤全身大汗淋漓,裸背上,雪玉般的肌肤,微微的泛着红色,她身子扭转,从脸到

脖子直到胸前,更是通红片,恰如枝粉红的桃花儿,是那般的绝美动人。

她手勾着李福根的脖子,喃喃的叫着,眼眸中汪着水,又仿佛烧着火,已到了最**的

边缘。

“小凤儿凤姐。”

李福根也差不多,他猛地声嘶叫,如钉子般,把袁紫凤钉在床上,全身抽搐,发出了

牛样的低吼声。

这种吼声是如此的低沉有力,屋中似乎都响起了绵绵不绝的回声,伴随着袁紫凤如颦死

般的嘶叫声,如同奏起了曲高低搭配的天籁之音。

激情终于缓缓过去,说了会儿话,袁紫凤抚着肚子叫起来:“呀,我好饿,都饿死了拉。”语气象个七八岁的小姑娘。

李福根立刻爬起来:“我去给你煮东西。”

他不习惯于用微波炉,总觉得味道不对,但菜都准备好了,不到二十分钟,就有三菜汤

出锅。

袁紫凤也洗好澡出来了,先搂着他亲了个,然后才抚着手叫起来:“哇,好香,我要吃

三大碗。”

三大碗是没有的,不过她练功的人,饭量确实比般女子要大,三小碗还是有的,三碗也

就够李福根碗吧,照她的碗,李福根要吃十五碗,不过当然用大碗,否则口碗,难得起

身。

边吃边聊,几乎都是袁紫凤在说,她是坐飞机回来的,团里其他人,有的还要在北京玩两

天,大部份明天随车回来,她收养的小花脸也要明天才会随车回来。

说着这些天的汇演,她脸上全是兴奋,偶尔还比划下戏文中的手势,又说些曲艺界的八卦,李福根听得津津味。

李福根则告诉袁紫凤,徐胖子的案子破了,放火的,是那个油漆工,徐胖子找来的,抓到

油漆工审,随即抓捕徐胖子,却又在徐胖子家里搜出很多淫秽录像,其中还有好几个官员。

原来徐胖子以女色行贿,居然还偷偷录像,以要胁那些受贿的官员。

“这人这么无耻。”

虽然直有些怀疑,但袁紫凤始终觉得,徐胖子最多就是对她的身体有些幻想,不至于太

坏,现在听,何止是太坏,简直是坏到头顶长癌脚底流脓嘛。

想着那天如果不是李福根来救她,她肯定也会给徐胖子强奸,然后拍下视频,最终为徐胖

子胁迫,成为他的性奴,一时间又惊又怕,扑到李福根怀里,拼命的吻他:“棍子,棍子,你

是我的福根啊,谢谢你了,没有你,我就完蛋了。”

“应该谢谢老天爷的关注。”李福根自己也有些不寒而栗:“我当时因为接到成省长电

话,拖了下,要是当时就回去了,只怕也来不及。”“所以你是我的福根。”袁紫凤脸感概:“有了你,我的生命好象就有了第二春。”

感概番,说到徐胖子至少要坐几年牢,然后那三百万也退了回来,袁紫凤笑道:“难怪

你当时不要他退那七十万,果然全都会退回来。”

李福根摇头:“那到不是,我就是不想你领他的情,他要是少要七十万,说不定你心中还

要说他个好,我就烦了这个。”

袁紫凤明白他的心思,对他甜甜的笑,吻他:“好了拉,我的心里只有你个,再没有其

他男人的位置了。”

李福根给她说破,到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袁紫凤却很高兴,吃吃笑道:“想不到你还是个

大醋坛子,不过你吃醋,我开心。”

她说得情意绵绵,李福根便嘿嘿的笑,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吃了饭,李福根洗了碗,给袁紫凤切了水果,两人就腻在起,哪儿也不去,后来兴起,

就在飘窗边**,夕阳的脸,红得如块大红布。李福根微有些担心,燕飞飞会来,但燕飞飞没有来,吃了晚饭,到外面散了步,回来看照

片,然后起洗澡,从浴室里,一直缠绵到床上,似乎怎么都不够。

第二天是双休,袁紫凤说,要李福根好好的陪他两天,周他们要开总结会,会后还要庆

功,有两天忙,李福根周回去上班,周三才过来找她,李福根当然切听她的。

随后两天,两个人就直腻在起,有时在下午,两个人甚至衣服都不穿,就光着身子说

话,下跳棋,玩扑克什么的,起了兴,随时随地就会**。

李福根从来没想过,一生人里,居然可以这么疯狂,这点上面,袁紫凤甚至比燕飞飞还

要放得开,燕飞飞是小花样多,袁紫凤却有着种艺术家的气质,偶尔就有些放荡不忌,爱起

来,什么也不顾。

小花脸也在第二天回来了,是条体形比红孤略小的小母狗,给袁紫凤收抬得很漂亮,也

很听话。

李福根又告诉它,多关心袁紫凤,留神她的切,有什么不对的,立刻以犬吠天下的方法

给他传话。三交市的狗直到文白村,都成了网,不过月城这边还不行,但周围也有狗,狗狗相传,

也很快能传过去,只是没有统领而已,李福根也没心思去弄这个,黑豹和公王,都是它们自己

成为统领的,李福根可没插手。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真想给你咬掉了(中)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