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一个工作狂的重生之旅
上一章 第十九章:我愿肩挑凡世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第二日走进人间烟火

第二十章:第一日原来非梦

作者:总监在此 更新时间:2022-06-24

第二十章:第一日原来非梦

8月9日早上,火车到达油城,于正乾他们三人已经在冰城就下车了,所以只有简驰提着沉重的行李箱出来。一袭白衣特别的引人注目。

五婶家是一个地点稍偏,但是很有范儿的小型别墅。简驰看到五婶的车在家,放心了很多。五婶,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人,最有气质的人,也是我最信服的人。

轻敲房门一长两短,等了十秒多,再重复一次。

门缓缓打开,简驰站在门外的背光方向,室内光线柔和的照在一个女人的后侧方,就像是拍摄唯美影视时候用的全屏柔光。是怎么样的女人能让我把气质记一辈子呢,对视的一瞬间我居然完全没有关于五婶样貌的印象,单纯的仪态气质慑住了。

衣服是修身款的黑白相间连衣裙。白色的肩和胸前,黑色左肩与腰部,下身的裙大部分是白色,在左侧立面直切上来一条黑色宽边,整体视觉精致优雅到达一种巅峰的境界。全身比例在这套修身装的衬托下无比完美,并不是依靠衣服衬托,连衣裙的腰线刚好黄金分割线上,五婶儿是百里无一的衣服腰线正好就是身体腰线的身形。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简驰第一次觉得自己词穷的厉害,前世与五婶的接触中一直震慑与对方的气质,从未真正记下过她的容颜。此世终于可以从容的端详起五婶的样貌了。

她的脸骨相完美,五官清晰,协调如画,脸部线条流畅,弧度完美,苹果肌饱满。螓首娥眉、樱唇犀齿、桃花映秋波、清水芙蓉面,越看越觉得美不胜收。

“五婶好儿,我是驰子。我来还之前我妈从您这借的五百元钱。要是您有空,我还想向您请教一些问题。”看的时间有点久,简驰回过神来飞快的说话,赶紧弥补。

江素心里也微惊,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如此干净明澈的少年人,尤其是那一袭白衣,没有任何其他颜色,连鞋子都是纯白。长相与丈夫有七分相似又更胜一筹,融合了青春与成熟两种矛盾气质,颇有一点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画面感。

虽然两年左右没有见面,但是对于这个夫家亲戚中最被夸耀的聪慧孩子印象也是很深,很好的。

“驰子好,进来吧。”江素的声音清冷,眼神却是柔和的。

把行李箱放在门口,简驰被江素安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放上一杯清水,然后江素端坐在对面。

简驰感觉到重生以来最大的压力,重生之后简驰的心态一直高于常人的视角,可是面对五婶真的是没法放松下来。不来又不行,所有人际关系中江素是最特殊的一个,简驰清楚眼前这个清冷美丽的人对自身的道德要求有多高。所以她是简驰唯一能百分之百保证会为自己保密的人了,哪怕父母都可能对爷爷奶奶等人说漏嘴,江素不会。

“五婶儿,这是我妈让我带来的五百元钱,以及我爸放进来的两百元利息。”简驰为了缓解压力,决定先把第一环事情做好。

“家里宽裕么?我听说你们县工资发放不及时。”江素知道自己的性子过于清冷,为了不让孩子感觉自己不欢迎他,刻意平缓声线。

“五婶儿,我家的经济条件已经完全好转,这正是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我想向您请教一些问题,但是时间可能需要很长。”简驰准备了几十套谎话和预案,可是被这一双桃花印染的明眸照映,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尽可能的说实话。

江素看了一眼时间,起身烧了一壶开水:“吃饭了么?如果没有的话,我煮些面一起吃吧。我今天和明天都休息,时间非常宽裕。”

简驰松了口气,江素只要肯听,自己的问题就能解决一大半。

至于煮面,五婶的厨艺还是算了吧。毕竟前世听那个差点哭晕的五叔讲他们往事的时候,提到过这个近乎完美的女人只会做黑暗料理。

“没吃呢,五婶儿,让我来煮面吧,我在家做过的哦,尝尝我的手艺吧~”简驰从骨子里向外散发着着兴奋,他相信自己的问题能够在这里得到解决。

江素知道自己的短板,虽然让客人自己下厨有些失礼,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么。

看着眼前动作熟练、神情专注的少年人,江素原本与人疏离的心竟然有些波动。原来一个懂事的孩子能这样可爱,让江素第一次有些后悔。要是自己有个孩子,悉心培养成这样优秀的样子该有多好。想必生活的颜色都会鲜亮很多吧。

简驰按照清淡的口味准备做两碗简单的西红柿鸡蛋面,一边切着食材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五婶儿对于齐物论中的梦蝶怎么看?”

江素稍微一愣,如果没记错眼前的少年应该没上初中呢,已经开始读庄子了么?心下对大嫂的评价提高了一截,整理了一下语言用清冷的声线道:“庄子通过对梦中变化为蝴蝶和梦醒后蝴蝶复化为己的事件的描述与探讨,提出了人不可能确切的区分真实与虚幻和生死物化的观点。是庄子诗化哲学的代表。故事虽短,道理却长。”

博学贯通的五婶儿一语切中要害。

“那五婶儿觉得周庄梦蝶和黄粱一梦有没有可能是真的?”操作着食材炝锅,简驰继续试探。

江素看着简驰熟练的爆香佐料,炝锅下汤特别羡慕,自己在厨艺上毫无天赋。稍稍整理语言:“周庄梦,邯郸梦,南柯梦其实内核不同,但是如果说是阐述了相同的观点也不算错。三者概括之为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用这样的描述除了回应之外,也带着一丝丝考究。

简驰体会到五婶儿没有问出的话,一边下面条一边整理思绪,然后说道:“金刚经中有:梦、幻、泡、影、露、电六个比喻,最终得出结论证明了般若的【体相用】都是空性的。其实佛法要是辩证看还是很有价值的。”

少年人的声音清越,回应的内容更是超越了江素预想。竟然让江素感受到棋逢对手的知己意味。忍不住心中的赞赏,江素眸光流转,帮助他整理厨具,拿出盘碗。以往总觉得下厨是一种煎熬痛苦,如今却有一种舒适温馨的感觉。

几分钟后两人对坐在餐桌,面条虽然简单,味道还是可圈可点的。江素觉得这碗面是平生吃过的最舒心的一碗面。

吃完面条,江素十分罕见的抢先收拾残局,还亲自动手清洗。以往这些事务江素都是交给保姆阿姨处理的。只是这几天保姆的孩子不舒服,江素让她休息几天,所以没在。

简驰向江素借用电脑,于是两人来到书房。

如果没有震撼性的实据,简驰觉得非常难以让江素相信自己的话。问过了计算机里没有装载有价值数据后,简驰开始安装自己开发的系统了。

加载了美化图标和界面的精简系统,几分钟就安装完毕。

在江素震惊的目光中,被简驰暂时命名为rays第一版的操作系统第一次展示在世人面前。这是历史性的一刻,这一款被简驰融合了mac苹果计算机风格与ui界面优化的win98核心系统,在颜值上给人的冲击是无以伦比的。当初win95的极简工业风都能让人惊叹不已,现在的rays简直就是个外挂。

江素无法准确的形容自己的第一眼看到计算机系统能有如此美丽的震撼心情。在简驰善解人意的退开一步后,摸起桌上的键盘和鼠标,小心翼翼的试探着,生怕动作稍大就把这个美轮美奂如精灵的存在吓跑。

“鼠标左键选取,双击打开。右键单击显示菜单。”看到博学如五婶儿第一次接触到桌面操作系统时的笨拙,简驰忍不住提示到。

在简驰的悉心,甚至手把手教之后,江素很快就熟练的操作起来。其实精简化的操作系统仅有基本的功能,以及一个超小的程序。就是点击之后显示几句话。

“你好,操作者。”“你好,世界。”“我是rays。”

“你的心情好么?”“我好看么?”

然而就这样一个简单的程序,江素居然乐此不疲的点了几分钟还爱不释手。

总算等到五婶儿恢复了清冷飘逸如仙的样子。

简驰问道:“五婶,我怀疑我也做了一个如三梦一样的梦。梦里真实的岁月和感触让我铭刻于心,大约是今年6月17日的时候醒来。在我的梦里我大约经历了二十多年,历经时代变迁,接触了各种知识和事件。最关键的就是梦里的知识真实不虚。眼前我亲手编写的操作系统就是梦中知识的产物。”

江素蛾眉微蹙,心中一些疑惑似乎得到了解答。一个没上初中的少年人怎么做到通晓金刚经和庄子,达到随口就能说出精义的地步呢?而且眼前的操作系统如此惊艳,可能的价值自己都不敢轻易估算。微微动了一下唇,又沉默了。思考着每一个可能性。

简驰看江素没有打断自己的意图就继续说:“我一开始也不能确认记忆中的知识真伪,于是我制定了一个在50天内赚取一亿的计划,从6月18日从县城出发,到今天我已经达成目的,额,五婶,电话能用么?我忘记给我徒弟发指令了,大哥大电话被我表哥带走了。”简驰有点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

江素颦眉思索没有说话,用手轻轻一比,然后收回交叠放在膝上,自然而优雅。

电话几秒就接通了,开启免提。

简:“罗恒,我是简老师。今天收益怎么样了。”

罗:“师父早上好,您太英明了,全线超过23,我抛出接近六成了,剩下的两支等到30继续抛,另外买入的也看起来势头不错。”

简:“好,别大意,今天可以入手界龙20至21元之间买入,下午会到达25马上抛出,以后再也不碰这支。另外浦东大也需要关注但是不要碰,8月30可以全线买入,后面随意操作。”

罗:“是师父,今天截止目前看,收益大约在3000万上下。今天整体收益一定能超过4000万的!这是您的电话么?我要是有急事,可以打这个电话么”

简驰看向江素,在江素的默许下确认下来。

挂断电话后,简驰朝江素打了一声招呼向书房外走去。

“五婶儿,等我一下。”简驰把门口的箱子提进书房,开门与关门的时候都是轻柔的用掌心触碰,声音极小。

江素注意到这样的细节,暗暗佩服哥嫂的培养。

一百万现金摆在桌子上,对于江素而言一百万不是天文数字。但是摆在自家桌上还是第一次。尤其这笔钱还是一个小小少年人短时间内赚取的。

两个人隔着一百万元对视,简驰想知道江素到底相信了自己多少,这关系到接下来如果对话。江素则在不停地思索每个细节,想要确认这个孩子的状况。

“五婶儿,你会觉得我是个怪物么?”简驰明澈的双眼注视着江素问道。

江素再一次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回应:“我迟疑不是因为我犹豫,只是我的反应有些慢。你说的情况不是个案的,历史上有记载的也不是只有你的情况特殊。著名的三梦固然可能是哲学思辨或者是杜撰故事。但是新朝的王莽和他的对手刘縯就很可疑了,有历史学者说王莽新政只是复刻周朝的井田制,可是真的研究就知道二者本质不同。而刘縯则是前期选择无比正确,所以无往不利。后期判断无一命中,以致身死。”

看向简驰的目光不是警惕,不是提防,而是有些担忧和怜悯。

一切超凡,皆有代价。

稍微思考了几秒:“自然科学和哲学家方面,我国的李淳风的推背图,如果不是后人伪作,那就是一位奇人了。至于用扭秤测出了引力常量的卡文迪许。他几乎预知了电学上的所有伟大事实。二十余卷手稿中欧姆定律、库仑定律等能载入史册的成果,但是他全部没有发表。还有很多类似的历史记载,你不要担忧自己的情况。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但是遇到了超越自然的事情。不用惊惶也不要自矜,顺其自然就好。”

一番出乎意料的话让简驰的心里如同翻江倒海,哥嫂与表姐对自己的信赖和帮助主要建立的亲情和以往的关系基础上。而五婶看待梦的问题,则是站在一个超越常人的角度上。

简驰切实的感受到了与知己聊天的畅快,重生以来第一次有这样的感受。

“五婶儿,那我该怎么样做好呢?”简驰没有问具体,他相信江素明白他要问什么。

江素单手撑住下巴,右手食指随着思考不自觉的划着五角星。沉思了几分钟才回答道:“如果可能的话,尽量不提这个梦境了。不再对任何人提起。所思所想是什么都无所谓,只是正常的行事,说话,至于内容和成果超越凡俗。那就让别人去猜测好了,如果被人知道你的真实情况,很可能会有非常多的麻烦和危险。只有未知与神秘才适合保护自己,当基督被熟悉的人告密时,都无法自保。”

又沉思了一会想说什么又闭上嘴不说了。

简驰看在眼里,心底赞赏,五婶的度掌握的刚刚好。她要说的自己已经猜到了,的确不适合从她嘴里说出。

简驰起身给五婶倒了一杯水,然后坐下:“我以后再也不对别人提起梦境,只做事就好。但是我在梦中见过太多灾难和意难平的事情。我很不想再次看到。96年地震,97年金融风暴,98年大洪水,99年国耻,00年鞋教,01年地震,02年传染病,03年矿难,04年大火,05年洪灾,06年大旱,07年洪水,08年特大大地震!我们的国史简直就是一部抗灾史。还有最让人放心不下的就是从去年就逐渐开始,在四年后达到巅峰的下岗海啸。总计会有6000万工人下岗,期中难以生活沦落赤贫的至少有5到8。他们的经历就是一部血泪史,足以让任何看过的人久久意难平。”

江素刚拿起杯子喝水,听到一年年的灾难,一个足以惊掉下巴的数字,忽然觉得嘴里平常的开水变得苦涩难以下咽。

按照她所在的部门推测,下岗总数会被控制在1500到2000万之间。当时都觉得这会是一个非常难以处理的社会问题。当听到六千万的数字时,整个人都滞住了。不论国家上级下了多大力度,不论制作了多么完备保障措施。这个过程中一定会不同程度的出现人为或者非人为的纰漏,出现人道主义灾难的几率无限上升。

但是她更明白国家势在必行的原因:分散的小生产向全国范围内的大生产转变;改革开放后工业区位优势变化带来的产业分布调整;全国性社会保险制度尚未建立,导致企业办社会。

不改就会向苏联一样面临巨大的危险,甚至土崩瓦解。可是她也相信自己与各位老师的判断,不至于有三倍的差距啊!

其实这些判断和分析在简驰看来都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谁也没有料想到会有突发事件干涉进来。

简驰简单描述了梦境中的见闻。

93-96之间我国的下岗还是相对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虽然也是砖头瓦块一片狼藉,可是对比97最后一季度到2002前后,差距简直天翻地覆。

仅仅97年就国有企业数量就从96年的11万3千8百家降到了9万八千多家,98年更是降到了6万4千7百家!

数字何等触目惊心,差距仅仅是一场遍布整个亚洲的金融风暴。对抗这个席卷数国,击垮了多国经济的超级风暴的后果就是我们财与银不分家的雷爆了。简单一句话概括就是银行资产比储户存入的款还低了很多。于是只有壮士断腕的措施才能拯救危机四伏的大厦,最后的总体结果是好的,我们挺住了。可是阵痛之下的人们受了太多苦楚,而且因为上级多数来自沿海,对于东北集中型重工业区域的特殊性了解不足,所以从政策上有些照顾不到。最终一场延绵良久的人道主义灾难就发生了。

听完之后江素双手环抱,脸色苍白,双眼紧闭,她是政研室工作人员,比常人更容易理解和体会到底会发生什么。因为关于基层和上层,她的理解都是远超平民的。

她能想象到当一切发生时会有多少惨剧,没有厮杀声,唯有哀鸿遍野。走投无路的人们,尤其女人们在生与死之间会如何抉择?自己可以选择尊严的死亡,如果有孩子和老人需要照顾,那么还有选择死亡的权利么?

全身都有些发凉,微微的颤抖。

一个带着清爽气息的轻柔拥抱环绕上来,少年的身上有种纯洁到剔透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我获得这个梦的缘由,我有责任抵御这次风暴。我有义务承担这场灾难,这是我的使命。只是我很乱,千头万绪不知道怎么着手。这本红色的笔记,就是我关于这场灾难的对抗办法。我需要你帮我,也只有你能帮我。”

江素睁开眼睛,雪白的衣服没有任何装饰物,没有一丝褶皱与修饰,就像他这个人一样。

红色的笔记本很厚,内容杂乱无章的记载着各种灾难与大事件。这是简驰利用乘车的闲暇时间写的。

本意是预防出现意外事件。

江素翻了几页就看到了用最多篇幅写的关于一个涉及到近千家生产型企业和多家物流、销售型企业的庞大计划,大略的翻看到结尾是关于这些的企业光是启动和收购就需要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资金。而养活这些企业的员工,是一个更庞大的天文数字。

回想着少年40余天从1500元赚到一个亿,固然是能力强悍突破天际。但是更多的是体会到他身上似乎承载着无尽的压力,他仿佛在拼尽全力的狂奔,预知道灾难的先知想用自己的肩膀扛起压下来的苍穹。紧迫感逼迫他在刚刚有一定基础就要准备布局,转战其他的战场。

这就是自己之前担忧与怜悯的,超凡,必有代价。

江素翻回首页,开始仔细阅读和思考细节。

整理了一下发丝:“千头万绪的事情同时并发,是做不好每一件事的,拯救天下的也不该是单独的某个人。英雄也需要有足够的战友,我与你同行。一条一条的做下去,只要初心不变。灾难永不停歇,拯救者前赴后继。”

四句话,炸响在简驰耳畔。

所谓菩提灌顶就是这样吧。

简驰把自己的日程计划叠满到几乎没有预留任何空余,可是总觉得还是不行,而且还不包括千头万绪的突发事件与必然出现的小概率事件呢。这些日子总觉得心力憔悴,又没有能力梳理清晰。

简驰转到桌子对面缓缓坐下,背靠着硬木椅背想着是不是节奏真的太乱太紧了。

被五婶指点迷津之后,回看这些天的日子,简直惨不忍睹。不仅仅自己乱作一团,还把关心爱护自己的大哥大嫂以及表姐都给连累了。短时间内没什么,可是如果以后都没有意识到,那会出现非常可怕的情况,众叛亲离、孤家寡人何谈救世。

看着满脸认真看笔记的如玉佳人,简驰把一直绷紧的身体放松下来,心理上的放松。

忽然感觉到了困意,久违了的困意。

再次醒来的简驰发现自己就睡在书房的卧床上,床虽然不大,可是很松软,被子也非常新。窗外的杨光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充满朝气。

拉开薄被,简驰整理一下衣服,体会着身体上真实不虚的神完气足感。原来自己也是需要睡眠的。不由得笑出来。

原来是人,原来非梦。onclick="hui"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九章:我愿肩挑凡世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第二日走进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