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一个工作狂的重生之旅
上一章 第一章:定个小目标50天赚一个亿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三章:嫂子妙计可辩良莠

第二章:尴尬至极的自证与开端

作者:总监在此 更新时间:2022-06-23

简驰目光暗淡的自我否定,又自我激励,再否定,脑海里斗争了好一阵子,有过自暴自弃直接躺在路上等着汽车把自己弄醒的想法。也有过放飞自我在梦中肆意妄为的混迹想法,甚至还有极度阴暗和狂躁的不可描述想法,毕竟是梦么。

可是渐渐的又转了回来,一生不作恶的本质把一切的放肆压制了下去,思维逐渐清晰,双眼渐渐恢复神采。

玩游戏的成就有意义么?

花费数天,数月,甚至数年的心血成就一个完美账号有意义么?

过程和追求完美本身不就是意义么?

人死之时能带走什么?

带不走人生的成就意义何在?

不也是在过程和沿途的风景么?

人生得意三百年,会当凌水八千里。梦也要努力变成我要的样子,梦也不能随意的过!

这一次的思想斗争虽然短暂,而且无声息与田野之间,可是对于简驰的一生都是最重要的一页。

收拾好精神状态已经走到距离于正乾家很近的位置了。

木板大门,土坯三间房,好大一片院子收拾的很干净。走到窗前恰好听到屋内的表嫂娄七七说:“今天总算是把活儿干完了,下午收拾一下,明天咱们去二姑家吧,他们没车没马的,地里活儿肯定没头绪呢。”大嫂的声音温柔但有质感,非常有特色。

大表哥于正乾的声音清朗而有力量:“行,我下午就骑自行车过去看看。要是只用人,我就回来接你一起帮着干活。要是需要趟地,我就回来套马犁。”

于正乾和娄七七对简驰一家的感情远比一般的姑侄关系亲密很多倍。于正乾少年时期父亲去世,母亲改嫁。是简驰的父母不遗余力用心照顾着,因为失去父亲管束又没有母亲照顾而开始踏入歧途的于正乾。甚至因为于正乾的原因于玉环有一次险死还生,失血1500,穷困的家庭求借无门只买了500血补充。最后于玉环终身都心脏病严重。平日里更是照顾有加,自家口粮不够的情况下也要分一半过来帮助。

当两个十七岁的孩子成婚后,更是唯一尽全力帮助他们的亲属了。就连简驰都在很小的时候就顶着白毛风给大哥家送过米面。

“大嫂,哥,我来啦~”人人都可以是个好演员,简驰模仿着少年时应有的语气隔着窗子就打招呼。

“哎呀,驰子来了,快进屋,自己来的么?这个点儿做不着车啊,不是走着过来的吧?你爸说要给你买个自行车,我这几天还和你哥说呢,要是不嫌旧,骑你大哥这个吧。他平时都用不上,放那搁着生锈呢。”娄七七身高大约一米六五,苗条匀称,一双秋水般的大眼睛神采奕奕。看到简驰开心的马上迎了出来,嘴里连珠炮一样的说着,发自真心的热情让人心暖至极。

“我兄弟又高了一点,听说这次考试没考好?都没拿到全乡第一啊,咋整的?偷看哪个小姑娘分心了?”于正乾接近一米九的身材虎背熊腰,壮硕异常,长得与申军谊极为相似,满脸笑意打趣着这个最喜欢的表弟。

简驰一边向屋内走,一边摸了摸肚子:“嫂子,我好像午饭没吃饱,给我洗俩黄瓜呗?”自行车和小姑娘的话题都不好接,还不如岔开话题。

马上于正乾去摘黄瓜,娄七七找到熟酱,蘸着豆香醇厚的农家豆瓣酱,吃着清香爽口的山河白。简驰七分真三分假的与大哥大嫂说起了自己的情况。

“大嫂,大哥,我接下说的都是实话,不是梦魇着了也不是疯了。我觉得只有你俩能相信我的这些胡话了。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非常真实的梦。”简驰一边嚼着黄瓜一边刻意用平淡的语气说道。

于正乾和娄七七都集中注意力听着,总觉得这孩子要说点惊人的东西出来。

“梦里我长大,上学,工作,结婚。学会了很多东西,忙忙碌碌的经历了很多。醒过来之后,我发现我什么都没有忘记,梦里学到的我都记得清晰极了。而且我刚才还发现我的体力也与以前不一样了,我从家里一直跑到咱们屯,没有歇着,可是并没累或者喘。这事儿我没敢和我爸妈说呢,你们咋看。”简驰把少许加工过的事实简单说了一下,然后把问题抛给了两夫妻。

于正乾和娄七七可不是后世被重生穿越小说洗礼过的人们,这种玄奥的事情完全没听过啊。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是,俩人紧张的互相抓住对方的手。

“驰子没糊弄嫂子吧?这事儿听着不太靠谱啊。”娄七七小心翼翼的问道。

“嫂子,我今年不是还没上初中么?你可以问我一些我以前学不到的东西,验证一下。”简驰继续蘸酱,这样的黄瓜前世真的很久没有吃到过了。

娄七七和于正乾对望,眼神交流后。于正乾真的出了几个初中的方程,然后又让简驰写了一些小作文类的东西,果然与之前不同了。可是还是半信半疑的,这件事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

简驰唱了几首适合清唱的未来歌,画了一幅娄七七和于正乾的素描,甚至把短时间捞钱的计划都说了出来。

“乾子,你觉得呢?我看驰子没准说的是真的,那个什么梦来着?”娄七七长长的睫毛配合上灵动的眼神把于正乾刷的心乱。

“啊,哦,是黄粱一梦,梦中一辈子。我当时看故事的时候就寻思,故事里做了一辈子好官。醒来后做官的经历和经验会不会还能记住。这么说来还真是这么个事儿。”于正乾摸着下巴点点头。

“会不会是冲到了什么仙儿?正乾?驰子?”娄七七双手撑着炕沿飞快的思考着。在北方农村冲撞到五仙的传说还是有的。

“这应该是不会,什么仙儿都怕进咱家的。”于正乾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鬼怕恶人的。传言中的仙儿从来都不会被收账熟皮子的恶人看到。

于正乾和娄七七开始盘问简驰小时候的很多细碎事儿,连偷看娄七七喂奶是哪年、哪地方、哪个朝向都问了个清晰明白。

把简驰问得脸红耳赤,但是为了印证自己,只能硬着头皮回答。刚回答完这个,于正乾问了一个把娄七七和简驰都差点憋晕过去的超级隐秘:“你去年撞到我和你嫂子那啥的时候,你道歉时候我说了什么?我就不信除了驰子本人,谁还能知道这句话。”

娄七七一拳打在了于正乾的肩上,双手捂脸。

简驰张了张嘴,实在没脸说啊!

可是不说的话于正乾是真的不信自己,还好心理年龄是40多岁了,深深地吸气闭上眼睛说道:“看了就看了,道啥歉。你嫂子稀罕你,我欠了你和二姑命,别说看了,就算有啥我也没话。”

“大哥,嫂子!这还不行的话,我就不印证了。”简驰觉得脸上烧的特别厉害,没脸继续待在屋里了。

还好超级尴尬的话题让两口子彻底相信了眼前的的确是自己最疼爱的弟弟。于是开始赶紧转移话题,聊起了准备到深城赚钱的方案。

简驰叙述完计划问道:“会不会觉得我这个办法有些坑人?”要邀请两个人加入做局,需要大家认同事情才能发挥每个人的潜力。

“我觉得行,咱们不做也会有别人这么做,再说了也不算骗。他们不吃亏。”娄七七无条件的支持,自从那年大雪封门正为断粮哭泣,一个拖着粮袋子冻得手上起冻疮哇哇痛哭的孩子送来了救命的口粮那天起,娄七七暗中发誓过,为了这孩子,啥都舍得出去。

“我看也行,就像你嫂子说的,他们不吃亏。反而是有收益的,所以咱们不算骗。”于正乾也无条件的认同着。

“那就这样办了,之后的事情按我的安排走行么?包括事后的分润方式什么的。另外让俩丫头去我家吧,咱们出门这段时间,让我爸顺带着给她俩补补课。”简驰拿过炕柜上的笔记本开始勾画去深圳的具体细节步骤。

“行,就是二姑他俩得自己干活了。”娄七七起身去给两个小丫头收拾衣服。

“就这一次累点儿,咱们成了的话,以后二姑他们都累不着了。”于正乾对于这份取舍还是很清晰的。

于正乾、娄七七、于秀丽三个人的分工和注意事项,简驰都在当夜梳理完毕,细节到每个人主要负责接待时的具体用词和微笑尺度。

凌晨,于正乾骑着老永久二八架自行车,前杠做着大丫,后座是娄七七抱着二丫朝着简驰家方向骑行。简驰均速快跑在前方领路,越是前进于正乾与娄七七越是心惊。已经几公里了,速度不变,气不喘,汗不出,这孩子有点特殊。

二十多分钟,九公里。

五个人到达简驰家里的时候于玉环正在喂鸡,看到这一家子都来了,赶紧迎出来,一手抱着一个小丫头寒暄着进屋。

对于于正乾想要去油城卖水果,于玉环和简红旗都是非常支持的。简红旗昨天晚上还去校长家借了三百块钱,加上自家的五百五。这样既有利息也有一部分可以留给于正乾应急。

大致的聊了一阵,四个人提着小包裹坐上早班七点钟的大客车赶赴县城。农忙时节,客车上除了最前面座位上有两个人,整车后大半都是空的。

于正乾招呼大家坐到最后一排:“秀丽,咱们不是去油城,咱们这次是去做件大事。咱们去深城。”

于秀丽懵了一下,怎么就变化这样大了。娄七七接过话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讲解,等到一小时后车到县城的时候,于秀丽也明白了一切。

“成,咱们就一起闯一闯深城,有人说那里是龙潭虎穴有人说是花花世界,咱们见识见识。”于秀丽最听嫂子的话,而且性格中的爽利泼辣让她无惧。

简驰把为每个人打造的人设资料注意事项笔记分发下去,在车站开始就让他们三个开始记忆,自己则去买了四张站台票,准备蹭车出行。每个人一百多的车票钱对于总计就带了850元的简驰来说实在太多了。

分开以送人的方式上了列车,在车厢连接处回合时于正乾告诉简驰,自己把家里仅有的650元也带上了。这样加在一起就有1500可以支配的钱了。

1500元出发,是时候检验一下二周目玩家的实力了!

信心满满,踌躇满志。这一次放下不伤害任何人的原则,终于可以发达一些,让亲人跟着活得恣意一些了,

于正乾则是先找好了一处位置,之前一直混迹在灰色边缘的生涯,让他有着辨别人心的能力。几句话加上几根烟就把两边座位的人都变成了朋友,对方喜欢于正乾的豪爽话语和烟,也有些惧怕他高大结实的身体,尤其是他刻意话里流露出曾经也是区域有一号的身份。所以当他主动帮助这些人把座椅下的行李都挨个放到货架上,也没有任何人提出不同意见。然后于正乾主动找到列车员,以通勤替班的借口,私下给列车员塞了十块钱。每当检票的时候,简驰、娄七七、于秀丽三个人就钻到座椅下面,前方用包裹封住。于正乾直接站在边上把守。一路顺利,倒车一次,最惊险的也仅仅是四个人被堵在厕所里,紧紧地靠住门两站才偷空跑出去。

车到深城已经是6月21日的下午了,满身疲惫的几人跟着几个明显也是逃票的人一起从缺口出了车站。

刚走出缺口,几双充满暴虐和淫邪的眼睛盯了过来。onclick="hui"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一章:定个小目标50天赚一个亿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三章:嫂子妙计可辩良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