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一个仙女的史诗
上一章 计时 主目录 下一章 试试

第7章 求医

作者:云外的云外 更新时间:2020-03-27 11:18:35

唐家三个大人面面相觑几眼,终于反应过来,迅速收了地上的东西背上,也跟着两个孩子,往那村庄跑去。

只耽误这一小会儿,那两个孩子却已经跑不见影子了,只能循着他们去的大概方向追去。

唐柳跑着,心中却很诧异,那丫头人小腿短竟然跑的这么快,自己并未耽误时间,也用了全力,居然追不上她,还渐渐被她落的越来越远了,没办法,只得狠狠再提了一口气尽力追赶。

吴童一口气跑进村庄,撇了一眼空间里的计时器,还有40分钟。

自己这速度快赶上成人快跑了,跟她以前骑自行车的速度差不多。

这个发现让她开心了一秒钟。

下一刻她展目一眼望去,发现这村庄真不算小,少说也有百十户人家,大多都是一些低矮破旧的土墙草房,有好几家房屋着了火,村民们正乱纷纷架梯传水尽力扑救,犬吠声不断,夹杂着孩子们受到惊吓撕心裂肺的哭喊。

人群来来回回穿梭,乱成一团,吴童看得眼花缭乱,顺手扯住一个男人的衣角,没头没脑的问道:“有没有人受伤?”

那男人正奔忙间突然被人扯住,借着火光模模糊糊看了一眼,也未辨出是谁家的孩子,只下意识答道:“里长的二儿子脖子上被砍了一刀,血流了一地……咦?你这娃是谁家的啊?”

吴童赶紧又问道:“现在人在哪呢?”

男人虽然疑惑,却不知怎么的就往村中随手一指:“他自家院子里呢!”

吴童转头一看,一排低矮的茅草屋中间,鹤立鸡群有一个青砖黑瓦的小院,想必那就是什么里长家了,便放了那男人,转身就往那小院跑去。

跑到门口,只见大门敞开,往里一看,里面几支火把照着,几人正围着中间不知在做什么,隐约还有妇人的哭声。

吴童赶紧跑进去,挤进人堆里一看,地下赫然躺着一头黑骡子,正口吐白沫,在地上抽搐,旁边有妇人哭道:“这可怎么办才好,咱们家这几十亩地全指着它干活勒,这天杀的土匪,一头牲口,它招你惹你了,你杀它干什么呀……”

吴童脸一黑就要挤出来,却被旁边一个络腮胡子一把滴溜住她的小细胳膊,道:“谁家的孩子?乱闯什么?”

“我要找里长家。”吴童将胳膊一扭,挣脱了那个人,“里长家在哪里?”她问。

“呵!这小孩儿力气不小呀,我怎么没见过你,你谁家的?”

吴童眼珠子一转道:“我是大宝家亲戚家的小孩,让我去里长家传个话的。”

反正哪里都有叫这个名字的,她先蒙一下吧,蒙上算是走运,蒙不上那就跑呗,反正她现在也知道自己跑的特别快,一般人根本追不上她。

“大宝家来亲戚了?呵,这寸劲!早不来晚不来,赶上闹土匪的时候来。”那人撇撇藏在胡子里嘴,将吴童拉到门外,指着东边道:“往前走,门口有石狮子的就是。”

吴童转身就跑,这一耽搁,时间又过了五分钟。

穿过村中来回乱跑的人群,她突然想到患者既然是失血,那首先得要有止血的药才是,自己这样赤手空拳的跑去,拿什么治疗?

她一边跑一边眼神往人家门口菜园地里扫,果然看到一丛艾草,艾草是可以止血的,便拐进去捋了两把叶子揣在怀里,继续往东跑。

当她一眼看到门口立着两个石狮子的那一户人家的时刻,脑海中的倒计时间已经只剩30分钟了。

这院子里灯火通明,火把灯笼都点上了,青石板地面上蜿蜒出一条血路,直通向大门,十几个大大小小男女跪在地上哀哭,有两个年轻女孩子扶着一位头发蓬松面如死灰的中年妇人已经哀痛欲绝。正中间躺着一位穿着长衫的年轻男子,一身浅色衣衫,已经被鲜血浸染透湿。

看来是这个地方没错了。

吴童迈步走了进去,直到近前才有人发觉,有个中年瘦男人站起来问道:“谁家的小孩乱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吴童已经想好该怎么做,张口便抑扬顿挫诵道:“白头翁,持大戟,跨海马,与木贼、草寇大战百合,旋复回朝,不愧为将军国老。红娘子,戴金簪,插银花,比牡丹、芍药胜五倍,苁蓉出阁,宛若云母天仙。”

好在虽然学的是西医,但她也选修了中医课,纯属喜欢,也背过一些好玩的草药对子顺口溜什么的,此时用的正好。

心里却暗骂这个系统实在是坑人,哪有上门求着骗着去给人看病的?

哀哭的众人不由得也对他吸引了注意力,一起看她,却见是一个十岁大小的孩童,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瘦的惊人,若不是干干净净,肤色还不算太黑,几乎和流民无异,然也并不是本村的孩子。

这时从门后站出一位老者,青灰色的长衫,腰间系着黑色粗布腰带,斜背着一个药箱,看来也是个大夫,道:“黄口小儿,你背这草药对联儿作甚?难不成你想有证明自己是懂药理的,想要来诊病?”

“老人家忒是明理,我正是此意。”吴童站在院门口,神情笃定。

适才那中年瘦男子却又喝道:“你是谁家的孩子?捣什么乱?滚滚滚!”

“我是大宝家亲戚家的孩子,我们家世代行医,我也恰好懂得一些医理,听说里长家的儿子受了重伤血流不止,恰好我家有一味秘方,可对此症,故前来救人。”

大宝这个名字甚是好用,刚才已经验证了她蒙对了,所以在此处她也很放心的报出了这个名号。

“救人?口气倒是不小。可惜你来迟了。患者已经血枯气绝,刚刚已经没了脉搏。”那位老郎中拍了拍自己的药箱子,示意自己都已经收拾了好家伙事儿准备离开了。。

“各位节哀顺变,怒高某无能为力,告辞。”高郎**拱手转身欲走。

吴童也不理会众人反应,学着电视剧里古人的样子拱手道:“诸位家属可愿让我一试?”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计时 主目录 下一章 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