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一个仙女的史诗
上一章 洗浴 主目录 下一章 计时

第5章 异响

作者:云外的云外 更新时间:2020-03-27 11:18:34

她现在的视力好像又增长了,就在这黑乎乎的夜里只借着一点点月光,也能够看见东西了,视物水平相当于她之前那四百度的近视眼白天看东西,所以现在唐玉茹离她这么近,几乎是纤毫毕现。

唐玉茹三十不到的年纪,在现代社会这是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虽然皮肤晒得黑黝黝又染了许多风霜有点显年龄大,但是五官确实无可挑剔,柳眉杏眼,挺秀的鼻子,嘴巴不大不小,嘴唇不薄不厚,且嘴角上翘自带着淡淡温婉的微笑。

最难得的是她的眼底是静谧而祥和的,并没有被这苦难的生活搓磨的失了分寸,吴童觉得这种气质是不是一种叫做贵气的东西?

只是人显得有些过于消瘦了。

这也是出奇,唐石匠是个中等身高的粗壮身形五官平庸的老实人,他老婆子方圆大脸,相貌只能算中等,但这女儿基因突变倒是生的出色。

只可惜人无完人却是不能生养的……所幸他们替她收了个儿子,而且以现在看来自己以后也是要养在这家了。

让好人有好报才是天道。

孤儿院的院长妈妈时常这么教导他们,感恩之心要常用。让他们得享天伦之乐,这是她这个受恩之人的应尽之心,

唐玉茹并不知道这个病弱恹恹的小女孩此时此刻还在为她以后人生的酌量打算,只一边小心梳着她那打了无数结的乱糟糟的头发,一边叹息道:“你这小丫头也不知道是害怕认生呢,还是根本不会讲话,跟着我们都已经一二十天了,竟不曾听你说过一个字儿,你若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小哑巴,以后可还得多吃一重苦啊。”

唐玉茹语言轻柔,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怕吓着她才说的声音这么小。

而吴童脸上默默的,眼睛投向遥远的夜色。

一开始不说话是因为惊惧惶恐不知所措也怕说错话,身为孤儿,她从小性格谨小慎微,后来大家每日忙着赶路,有时候一整天都说不到几句话,她实在找不到说话的契机在哪里,是以到现在她也没说过一句话。

唐玉茹好不容易将她头发梳开后散开晾着,借着月光细细打量她,道:“这小模样,瘦的可怜见儿的,不过皮肤好像白了不少,也幸好这一路上我给你用衣服蒙着脸,恢复的挺快,看来底子不错,比那个时候好看多了。”

吴童觉得这个时候还有啥讲究白不白好不好看的,能活着熬到地方就算不错。

而且,自己皮肤白了,她并不认为这是防晒的效果,紫外线晒伤是没有那么快恢复的,正常情况下没有一个冬天的养息是不行的,应该也是跟那空间有关系的。

这么多天,通过自己身体各方面的感受来看,那灵水的滋养加灵气的加持,可以把人体恢复到最本真的状态,然后再将人体的各种能力加以提升。

……

唐玉茹又把吴童的衣服细细的用香胰子洗干净后尽量拧干,湿漉漉的给她穿上,因为每人就只有身上穿的这一身没得换。

最后唐玉茹将她安置在毛竹跳板上坐着,嘱咐她不要乱走,然后自己才下去清洗。

吴童沉浸在自己身上散发出的好闻又干净的味道中,香胰子的苦香味与清凉的夜色相得益彰。心想,这位唐玉茹逃荒生活都过得这么讲究,可比自己小资啊。

手艺人家的独女,唐石匠的年纪,早是师傅级的了,徒弟也收了好几个,生活应该过得很不错。

当然,他们没有摸到河蚌和螺丝,浅一点的地方早就被人不知道摸了多少遍了,深处他们也没人敢去,毕竟不是家门口的塘,不知道深浅呀。

半个多月不知道肉的滋味了,甚是想念。

他们点燃一个草堆,撒上些湿土沤烟熏蚊虫,这种方法很有效,就是多少有点呛人。在稍远一点的下风口铺下五张窄小的枯草编成的垫子,这就是他们的床铺,白日行路时再卷起来背在身上。

几个人坐在草垫上面撕干粮饼,这是高粱面加剁碎的咸菜做的,是他们当初准备的干粮当中最差的一个,遇到强人打劫的时候,最终只扯下来这一个包袱,一路上就靠这个撑着,现在已为数不多。

据说他们刚出门的时候,所带的东西还挺多的,吃的喝的用的,码了满满一板车,可以说是这老两口攒了半辈子的家当,可惜半路让人给抢了,只剩点藏在身上的东西,比如说火媒子香胰子以及和强人拼命时候拿在手上作用武器的一把铁锹。

……

唐石匠伸头咽下一口干饼,悠悠叹口气,道:“咱家的那铜水壶还在那辆板车上呢,要不然现在倒可以烧一壶开水来。”

“那几个挨刀的强盗,我一车的家当都在上面呀,不得好死的。”唐婆子木木的脸上只有在说到这件事上才会出现一些愤恨的表情在眼底里。

每晚临睡前老两口必然一个怀念,一个咒骂,夺财之恨始终难平。

这个时候,唐玉茹就静静的坐在一旁两眼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唐柳也不说话,皱着小眉头手上把玩着他的匕首,紧抿着嘴,表情肃然。

吴童起初也是如往常一样做一个隐藏在夜色里的隐形人,但此刻她耳朵里突然听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响动。

她近日来除了视力的增长,听力也大为增长,此时此刻,她就听到南边离他们大约三里地的湖岸上的村庄里传来了一连串的马蹄声,紧接着就是犬吠声以及人的哭喊声。

她神情不由一凛。。

虽然来自21世纪的她从来没有经历过,但是电视她看过呀,这很像是土匪抢劫时才会闹出的动静。

她的身体忍不住有些瑟瑟发抖起来,她虽然只是一个孤儿,但是也生在和平年代,最多不过孩子之间的吵嘴打架,生活中缺少些关爱,哪里经历过这个?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洗浴 主目录 下一章 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