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一个仙女的史诗
上一章 楔子 主目录 下一章 现实

第2章 困惑

作者:云外的云外 更新时间:2020-03-27 11:18:31

吴童伏在一个瘦弱的背上,在轻微的颠簸中慢慢醒来。

三伏天的阳光毒辣辣的晒在她的身上。

她心中静若寒谭。

……

也不过是三天前,5年的医科大学,三年的实习兼进修眼看结束,她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憧憬。晚上在宿舍的窗前对着夜空遥想未来,看到两颗流星,便对着流星许愿:但愿从今以后,她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白衣战士,像钟南山院士一样不畏危难救死扶伤,向屠呦呦院士一样为祖国再拿下一枚诺贝尔医学奖章。

可是她刚刚许完愿睁开眼睛,就看到天际一颗流星竟然直直的向着她的面门飞过来……然后她便陷入一片迷蒙之中。

再次醒来,是因为自己的大腿突然一阵剧痛,然后她便看到一个黑瘦的男孩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冲到自己近前,跟站在自己身前的两个人厮打在一起,紧接着他身后又冲过来几个大人帮他。

原来是那两个人准备把自己大腿上的肉割下来充饥,恰好遇到了这个男孩以及他的家人相救。

这个男孩的个头跟她差不多,跟他一起的,还有他的家人,听小男孩对他们的称谓知道是爷爷奶奶以及他的姑姑,他们是躲避旱灾的流民。

准备吃她肉的两个人也是流民,因为长期吃不饱肚子,身上并没多少力气,虽然手上有一把菜刀,可对方手上除了一把匕首之外,那老头儿手上还有一把铁锹,寡不敌众,只好放弃了眼看到嘴的食物,落荒而逃。

奇怪的是这些人好像穿的都是古装。

恶人逃走,她这才有空理会自己那条受伤的腿,而一看之下……若不是这具身体过度虚弱,她简直会跳起来。

不是因为上面的伤口深长血流如注,虽然很是骇人,但长期在医院工作的她已经是见多不怪了,使她震惊的是,这哪还是她自己的腿?这只是一个十来岁小孩儿的身体啊!

且瘦骨伶仃黑不溜秋。

再看一下四周,骄阳如火热浪滚滚,赤地千里一片死寂。

受到这样的惊吓,虚弱的身体和脆弱的精神力让她毫不意外的再次昏了过去。

可一秒不到,她又再次醒来。

再次睁开眼睛,她正身处两间空屋子里,桌椅板凳床铺锅灶应有尽有,虽然粗陋却也齐全,且这里没有骄阳如火,温度很是适宜,凉爽舒适。

她看看自己,却还是那一副小孩的样子,没有任何改变,干瘦而枯槁,拖着一条鲜血淋淋的伤腿,但好在现在血已经止住了。

看到锅灶,让她觉得腹中一片饥渴交加,也不知这具身体上一顿吃喝是在什么时候?冲过去揭开锅盖一看,里面却空空如也,不禁大失所望。

所幸旁边还有一个大水缸,探头看去,黑沉沉的缸底汪着浅浅一层水,唉,有水也不错呀。抄起放在缸盖上的葫芦瓢,抄底舀了浅半瓢上来,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

这水实在甘甜清爽,令她那疲乏的身子精神一振。

但想再舀一些上来喝,却已经见底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吴童干脆将那水缸使劲倾倒,剩下来的那一点水便汪在缸肚子中间,吴童趴下小小的身子,半个人钻进水缸里,将剩下来的那点水一口气喝了个一滴不剩。

站起来缓了片刻,腹中那饥渴的感觉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畅快满足,甚至有一种精力充沛的感觉。

不知这是谁的家?喝了人家仅存的一点水,应该要向人家知会一声的。但室内无人,她只得一瘸一拐的走到屋外察看。

然而四周却是白茫茫一片的雾气萦绕,能见度不足三米。抬头看看天空,亦是空朦一片。

吴童忍不住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句脏话,靠!这又是什么鬼地方?

怎么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地方?

难道是在做梦?可是怎么能如此真实?

只得又重新回到这间屋子里来,看到屋中间简陋的木桌上放着一本古色古香的蓝封皮线装书,她很是欣喜,也许这书里面就有她要找的答案。

然而,翻开看看,里面却全是空白纸页,竟是一个字都没有的。

她大失所望,性味索然的丢下书。

古怪,实在古怪。

而且这里完全没有人生活过的痕迹,所有东西都崭新洁净,这又是怎么回事?

哪有屋子会是这个样子的?又不是样板房。

她看看那张小木床,感觉很舒服的样子,瞬间困意袭来,索性走过去抱着被子睡去了。

她知道自己身上很是脏污,但既然是梦,也无所谓了。

如果这是做梦,希望醒来之后一切恢复如常。

……

“喂喂,你醒醒,你醒醒。”忽然听见有人在说话,她侧目寻去,身周的一切竟然瞬间消失,她赫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一片寂静无人热浪滔滔的荒野上。

难道还是盗梦空间中的梦中梦?从第二层梦境回到第一层梦境?

喊她的人,正是救了她的那个男孩。他正端着一只破碗贴着她的唇边准备给她喂水。

吴童猝不及防被他灌进一口,不由得连连呛咳,这水实在难喝,嘴里像灌了一口泥浆,跟刚刚她喝的那水比起来,简直一个是琼浆玉液,一个就是泥浆。

她瞥见旁边一个刚刚挖开的深坑,两米多深,想必这是他们采水的地方,应该费了不少力气。

这梦的逻辑还挺严密的!在这个干旱的如同热锅里的地方,能有这点泥水就能保住人的性命。

其实这水也不过是略带一些泥沙的普通水而已,对于野外求生的人来说,再普通不过,甚至是救命的源泉。

感受也十分真实。

吴童觉得口腔里像被糊上了一层泥浆,而她刚刚在那屋子里面喝的那水实在滋味美妙的如同仙酿。。

两者都是这样强烈的感受,她忍不住有些心惊。

这家人见她坚持不愿意再喝,便也不再勉强,分别也给自己补充了一些水分,还从身上掏出不知是什么的干粮放在口中慢慢咀嚼。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楔子 主目录 下一章 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