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一次完美
上一章 第十三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章

第十四章

作者:卿相堂堂 更新时间:2020-10-19 05:02:36

早自习还没开始,教室里陆陆续续坐满了人,争分夺秒地埋头复习。

考试的紧张感,一下子扑面而来。

乔一宁是最后一个到教室的。

他进校门时,远远看见楚衿从车里钻出来,不由地放慢了脚步。

眼见越来越近,他故意垂眸,想假装碰巧,结果等了半天也没反应,抬眸才发现她已经走远。

就像憋了一口气,最后迫不得已又咽回去了,难受得很。

他何曾这样期待和一个人打招呼过,对方却将他当空气忽略了。

难道他的存在感变低了?

在校园里溜了一圈,收获了许多目光与私语,这才慢吞吞迈向教室。

坐下后发现自己忘买早餐了,带着沙哑低沉的嗓音问:“辰子,吃的有吗?”

苏辰从课桌里拿出两个包子,一张手抓饼和一袋豆奶,犹如一个百宝箱,源源不断,惊呆了乔一宁。

“你开早餐店了?”

苏辰的嫌弃之意从脸上溢出来,无奈:“还不是徐扬帆那家伙,昨天跟他说不用帮我带早餐了,结果他转头就忘。”

乔一宁:“还算做了件好事。”

徐扬帆压根没在复习,听到动静立即转过头来:“什么什么,你们在聊啥?”

苏辰:“夸你呢。”

徐扬帆:“哈哈哈,你们终于发现爷的优点了,来吧,我准备好了。”

苏辰低头翻开试卷,开始演算。

乔一宁拿起吸管戳开豆奶,喝了一口,脸色微变。

不好喝。

徐扬帆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委屈:“你们怎么不夸了。”

……

楚衿心事重重地来到教室,倏地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视线,带着不善。

她缓缓聚拢眉头,对上王丽丽的目光,后者朝她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

莫名其妙。

她没理王丽丽,自顾自绕过她,坐到位子上。

幼稚,都快考试了,还想着惹她,是生活太轻松了吗?

她不介意让她的生活添点红。

早自习结束。

他们教室作为考场之一,每个人的座位被独立分开,为防止作弊,课桌里的东西被要求清空。

楚衿没有寝室,她只能暂时将东西搬到李治办公室。

陈小媛一同帮忙,路上一如既往寻找话题:“完了,我还有好多内容没复习呢,肿么办,我要挂了。”

说着更加郁闷了,倒没忘关心楚衿:“楚姐,你呢,复习得怎么样了?”

楚衿愣住,回忆昨晚。

语数外她倒不怕,这三门以前就是她的强项,平时她就将知识点理得清清楚楚,只要不粗心,考个高分大概还是稳稳的,所以基本没怎么复习。

反而是另外三门,让她头大。光是背历史时间线她就记了很久,到现在都还没记全。

还有政治,一堆马克思哲学理论复习到快崩溃,她实在没想到文科生会那么惨,要记住千千万万个知识点。

无穷尽呐!

而她就像个已经吸满水的海绵,没有剩余空间容纳水了,相反一直在漏水。

楚衿叹气:“1。”

走到教室门口,与迎面而来的王丽丽碰个正着,侧身以让,不料被她叫住。

“楚衿,敢不敢跟我打赌?”

她在李治那偷听到楚衿成绩非常差,在以前学校就是垫底的存在,这次能进他们班完全就是走后门的。

她这次终于可以找回面子,一定要让楚衿见识她的厉害。

看她还嚣不嚣张。

楚衿侧头相看,王丽丽神情嘲讽,一副胸有成足的模样:“赌什么?”

她提高声音,企图让更多人见证:“如果这次月考,你比我低就主动退学。”

陈小媛大惊,眼睛一震,轻轻扯楚衿,楚衿向她传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理直气壮拒绝:“不赌。”

王丽丽呆住,怎么不按套路来:“为什么?”

楚衿听笑反问:“你怎么不去找周怡打赌?”

王丽丽理所当然:“她那么厉害,我又比不过。”

仿佛听到了超级大笑话,楚衿轻哼一声,语气变冷:“所以你是当我傻吗?这么费尽心思赢一个学渣,很有成就感?”

她目光沉静,视线定格,浑身散发着淡淡的戾气,王丽丽害怕地退后一步,面色努力维持不变。

好……好恐怖。

楚衿趁势再问:“不想着提高成绩,却整天算计着同学,很有意思?”

王丽丽气极,“你”了半天,竟不知如何反驳,最后一跺脚跑开了。

“楚姐,当时气势一米八,好帅啊!”陈小媛觉得她已经彻彻底底成为楚衿迷妹了。

“然后呢,她是不是又哭了?”张佳佳听完,忍不住八卦。

“大概可能找地方去哭了吧。”

“呵,要是我在,非骂得她还不了嘴”,张佳佳抱不平道,“从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真搞笑。”

楚衿略有所思:“你们知道她为何找茬吗?”

咦。

她们竟想不起来是哪里得罪她了。

所以,她们被无脑针对了?

看来,生活还是对小仙女们下手了!

十几分钟后,楚衿踏进最后一个考场,不同于前面几个安静的教室,这里吵得闹哄哄,每个人都三三俩俩地凑一起聊天,丝毫没有即将考试的状态。

楚衿默默倒退几步,抬头仔细核对考场号。

高二十一班?没错啊!

她大致没意识到,在都大附中排名末尾,基本是花大价钱买进来,混个名声而已,成绩于他们来讲微不足道。

自然不会重视。

她掏出准备好的纸巾,反复擦了几遍课桌椅,方才坐下。

等了五分钟,两位监考老师先后走进考场,原本吵闹的教室渐渐安静下来。

其中一位短卷发女老师,边拆试卷袋边出声提醒:“将与考试有关的东西放到讲台桌上来,不要想着作弊。”

另一位男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诚信考试”四字,并填上考试科目和时间。

第一门考的是语文。

楚衿一拿到试卷,先填姓名与学号,曾经她便因考试时忘写名字,被老师罚抄了五百遍,写到后来快不认识自己的名字了。

选择题都是些基础题,她看一遍就能写出答案,后面的填空大多是课本内容,不算难,她都记住了,只要不错字就没问题。

但是,作文题目只给了一句话,让他们以这句话为主题,写写自己的感受与看法。

这样的题目最考验与出题者心有灵犀程度了。

随着考试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等楚衿写完最后一个字,画上句号后,回过头来发现,洋洋洒洒写满了整张试卷。

吐出一口气,双手交叉,小幅度拉伸放松。

等松懈下来,瞄见还有十分钟左右时间,场上大半同学已经趴在桌上睡觉了。

因为学校有规定,必须充分利用考试时间,不得提前交卷。

很多人开考后十几分钟就放弃,马上趴下了,这段时间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补觉时光。

教室里只剩她还坚持坐立着,一抬头便对上了讲台前方的女老师,后者温柔一笑。

女老师见到有人全程认真答完试卷,有些意外,不禁多看了几次。

毕竟,最后一个考场一般意味着垫底,对那些不答题行为,老师们也会选择视而不见,只要维持好考场纪律就行。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三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