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一九八一年
上一章 第十六章:侠骨柔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章:拳打‘六一堂’

第十六章: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作者:实在闲得疼 更新时间:2019-10-31

没有了饥肠辘辘的感觉真好,黄瀚闲着也是闲着,拿过成文革的数学作业看了看,立刻发现他做错了三道题。

黄瀚拿出教儿子的耐心给他讲解,这孩子一脸感激,居然听得很认真,重做之时居然做对了。

张春梅发现黄瀚这里有动静看了几眼,见黄瀚在辅导成文革写作业,没有干预,只不过眼神古怪,不理解黄瀚为何如此?

难道肉包子的吸引力如此巨大?

黄瀚教完成文革,在教室里轻轻的走动,如同老师般,发现不好好写字、腰杆不挺直的同学敲敲桌子开口提醒。

孩子们很纯洁,居然没有人敢不买账。

放学铃声响起后,黄瀚拿出三颗小石子问几个男生哪里能够找到这样的石子。

打麻雀有弹弓没有石子做子弹当然不行,问问同学们哪里有砂石场,放学后去捡一些。

谁知小伙伴们很热情,都知道这么大的小石子是用来打弹弓,七八个同学表示家门口不远处就有黄沙堆,他们中午捡一些带来。

有人代劳最好不过,他大声宣布,下午提前半个小时到校,届时接着讲故事。

听到这个消息,全班同学轰然叫好,都乐滋滋跑步回家。

成文革没跑,他拉着黄瀚的手强烈要求送黄瀚回家,并且告诉黄瀚,他每天都骑自行车上学,完全可以接送黄瀚。

黄瀚的家离学校没几步路,哪里用得着,立刻拒绝,谁知脑子比较笨的成文革死心眼,一定要送。

黄瀚哭笑不得,只能随他,成文革在传达室后边推出一辆凤凰牌自行车,不是这个时代最常见的二八大杠,而是小了一号的二六型。

成文革身高接近一米七,身体跟大人没区别,骑自行车上学已经有了三年,技术不成问题。

他骑得很稳,他家在学校西边也就是联运公司的方向,跟黄瀚家截然相反。

孩子很热诚,有可能是他在学校里太孤单的缘故,连续获得老师表扬又忽然受到全部同学追捧的黄瀚主动接触,让他喜不自胜,坚决要用自行车送黄瀚回家。

只不过黄瀚家离学校太近,眨眼间就到家门口。

黄瀚很客气,邀请成文革到家里坐坐,可是他不好意思,掉头骑上车跑了。

这种智力值不高的孩子千万不能辍学混迹社会,他这么老实,很容易就会被社会上无所事事的小青年带坏了。

估计这孩子平时吃得不错营养好,长得比较壮实,如果参与打群架下手没轻没重大有可能毁了人生。

黄瀚至今都记得八三严打之时,巷子外靠街口的一个刺儿头就是因为参与了几次群殴,纵然没有命案也没有因伤致残者,还差一点被枪毙。

据说家里不知道求了多少人,他的妈妈基本上见到办案人员就给人家下跪,就这样还被重判二十年有期徒刑,被劳改十几年放出来,人都有些傻掉了。

黄瀚高高兴兴回到家,饭已经煮熟,在没有电饭锅的情况下用蜂窝煤炉煮熟一锅饭也需要技巧,还需要时间。

如果不看着火候,并且在一锅饭接近煮熟之时搬动饭锅沿着锅底耐心烤一圈,这锅饭就会夹生,过火了,又会煮焦。

邻居家经常出现饭糊了的情况,最后得倒掉不少无法食用的焦饭,但是黄瀚家很少发生这种事,那是因为张芳芬做事有板有眼。

黄瀚用清水再次洗涤碗筷后把饭锅里的饭全部搅匀开始装饭,没多久黄馨和黄道舟就回来了,黄瀚大声道: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子,都必须认真洗手,要反复搓洗才能够有效果。”

黄道舟笑道:“爸爸还要你教啊?我哪天没洗手就端饭碗了?”

黄颦不依道:“哥哥,我早就洗过手了,手又不脏,为什么还要洗?”

“为什么?哈哈,很简单,认真洗手的孩子有牛奶糖吃。”

“牛奶糖?咯咯,哥哥骗人,你怎么会有牛奶糖。”

黄馨已经洗完手坐了下来,黄瀚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大白兔奶糖放到了黄馨手上,高声拖着长音道:“姐姐认真洗手了,奖励大白兔奶糖一颗。”

平时做事总是慢半拍的黄颦一下子就蹿去水缸边舀水洗手。

为了取水方便,家里的水缸有半截埋在地下,黄颦完全够得着。

但是这其实相当危险,就有人家疏于监管,发现孩子不见了到处找都找不着,后来发现溺死在水缸里。

为了防止发生意外,黄道舟在水缸上放了从坏掉的橱柜拆下来的半扇门板,上面还压了一块石头,使得水缸露出的空隙足够大人舀水,却能够让小孩子掉不进去。

黄馨看了看手中的糖,很是惊奇,道:“还真是大白兔啊!这是谁给你的呀?”

“一个叫做康静的同班同学。”

“昨天有同学给你馒头吃,今天又有人给糖,咱们不能总是吃人家的,可是家里又没有什么可以送给你的同学们吃。”

黄馨很朴实,明白来而不往非礼也,委婉的流露出让黄瀚以后别轻易接受同学的馈赠,家里没有能力还人情。

黄瀚不以为意,道:“姐姐,你的言下之意我明白,无非是礼尚往来而已,放心吧,是我先给同学们送了礼物,这是得到的回礼。”

“你先给同学们礼物?是什么礼物呀?”

“昨天就跟你说过了,我给同学们讲了一个让人听得热血沸腾的好故事,故而他们送小礼物感谢我。”

“什么故事么这么好听,你也给我讲讲呗!”

“不行,故事太长,两个月都讲不完,这段时间对你来说很重要,万万不能分心。”

一直在听子女对话的黄道舟听到这里,插嘴道:“黄瀚说得太对了,黄馨,在这紧要关头你要一心扑在学习上,一定要考入实验中学,哪能浪费时间听什么故事。”

黄馨吐了吐舌头,答应道:“爸爸放心,我知道用心学习。”

小颦洗完手直接跑到黄瀚身边伸出小手要糖。

黄瀚道:“糖是用来奖励第一名的,最后一名怎么可能得到奖励!”

“哇、哇……”小丫头不含糊,眼泪说来就来哭得哇哇的,跟记忆中别无二致。

黄馨赶紧把糖递给黄颦,黄瀚制止了,道:“这颗糖是你的,不许省给小颦吃,她也有一颗。”

说着,黄瀚拿出另外一颗糖放在黄颦饭碗旁,小丫头变脸神速,立刻就收声不哭,乐滋滋的拿起来就准备剥糖纸。

张芳芬连忙呵斥道:“先好好吃饭,下午才可以吃糖,如果碗里的饭不吃完,糖不给你吃。”

小丫头在奶糖的诱惑下,如有神助,以前吃饭如同吃药的模样没有重现,居然真把碗里的饭吃完了。

黄馨见小丫头表现好,把自己的糖递给她,小丫头刚刚准备伸手接,黄瀚道:“不许拿,那是姐姐的。你如果听话我还有饼干奖励。是夹心的那种!”

“哥哥又骗人。”

“信不信由你,反正你今天要是把姐姐的糖吃了,休想得到一块饼干。”

小丫头将信将疑,愣住了。

黄瀚拿出藏在被窝里的布袋子,擦干一只粗瓷大碗,把袋子里面的东西倒了进去,居然有浅浅的一大碗。

小丫头眼睛都看直了,不住地吞咽口水。

黄瀚道:“这些饼干都交给妈妈分配,人人都有,小颦,记住了,妈妈、姐姐吃一块,你才可以吃一块。而且要先让妈妈吃,你能做到吗?”

小丫头直点头,“嗯!嗯!……”答应。还挥着小拳头信誓旦旦道:“有好东西一定要让妈妈先吃,这是每一个孩子应该做的!”

黄瀚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夸奖道:“小颦真乖,知道孝顺了,哥哥肯定要奖励,等着吧,哥哥以后还会带回家许多好吃的。”

“嗯、嗯,哥哥最有本事了。”

张芳芬很高兴,眼圈又红了,她又有些不放心,问道:“怎么会有这么多糖果饼干?你不能骗同学啊!”

黄瀚道:“妈妈放心,这些零食都是我应得的。我开窍了当然要通过帮助同学得到小礼物,下午你千万要吃几块饼干垫垫肚子。”

“我不要吃这些东西,你们三个分着吃吧!”

小丫头开口道:“哥哥都说了,妈妈,我是个孝顺的好孩子,你不吃我也不吃,要吃咱们一家人一起吃。”

黄瀚捏捏小丫头的小脸蛋,道:“这就对了,只要你表现好,并且保证好好吃饭,哥哥过几天还要想办法搞点肉回来。”

“吃肉啊!”小丫头又开始咽口水,一脸向往。

虽然穷,但如此温馨的画面让黄瀚无比留恋。

父母慈爱,一家人相亲相爱,纵然日子苦了点根本不算啥,美酒佳肴总会有吃腻的时候,阖家欢乐才让人回味无穷。

黄瀚不愁改变贫穷,只求父母无病无灾。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六章:侠骨柔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章:拳打‘六一堂’